神医傻妃——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神医傻妃 >
更多

第107章 后悔莫及的白逸辰 意外的惊喜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白逸辰那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着,直直地盯着孟拂影,就那么呆住,愣住,惊住。

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的反应,而他的嘴巴也忘记了合上,就那么下意识的张着,此刻足以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他刚刚虽然已经看到她的真正的样子,也知道她是很美的。

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会是这般的美,美的让人无法相信,无法呼吸。此刻,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他只怕都不敢相信,这天下,竟然会有这般美丽的女子。

或者,她原本就不是人间的女子,而是从天上飘下的仙子。

不,或者,她比那仙子更要美上几分。

这样的女子,整个天下,绝对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这一刻,他的心中,不仅仅是后悔了,因为,他此刻已经悔到肠子都青了,为何,他当初没有发现她真正的样子。

原本,她应该是他的妻子的,原本应该是他拥有这般绝美的她的,可是,现在,他却成了轩辕烨的女人。

想到上次在侯王府的时候,那一刻,他原本可以吻到她的,但是却因为她脸上那黑乎乎的东西,而没有吻下去。若是他早知道,她竟然会是这么的美,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吻下去。

或者,他会毫不犹豫的将她带走,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是,心中却是愈加的妒忌,愈加的愤怒,也愈加的不甘心。而这一刻,他在心中暗暗的发誓,他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她。哪怕得到她的心,也要得到她的人。

而台下,轩辕澈也是瞬间的僵住,一双眸子同样的直直地望着孟拂影,此刻他的眸子中,再没有了平时的阴冷,只有着难以置信的惊滟,她换回女装的样子,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美。

还好,他刚刚取消了计划,还好,上次达奚然没有杀了她,要不然,还真的是可惜了。

他虽然不是惜香怜玉之人,但是此刻的心中,却仍旧有了那么一丝的轻柔,一种想要得到,却也想要呵护的轻柔。

以前,若是有人告诉他,一个女人可以影响到他的话,他绝对不会相信,但是此刻,他却知道,那个女人是真的影响到了她。

甚至让他改变了自己精心策划好的计划。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连他都没有想到的意外。

他握着茶杯的手,就那么僵在半空中,忘记了喝,也忘记了放下,就那么直直的举在半空中,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怪异。

而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也没有丝毫的掩饰,带着明显的,霸道的占有欲,也带着势在必得的狂妄,更有着一种以前,绝对不可能会在他的眸子出现的异样。

达奚静也是瞬间的僵化,更是完全的呆住,一时间,连妒忌都忘记了,只是那般痴痴的望着孟拂影,因为实在不敢相信,天下会有这样美丽的女人。

她一向都是极为的自信,自以为,谁都比不上她美,但是此刻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不是她能够比的上的。难怪轩辕烨会娶她。

达奚然更是完全的失了魂般,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也是那般的情不自禁的望着孟拂影。

就连东方朔都是彻底的惊住,刚刚喝进口中的茶,差一点就喷了出来,不过,他望向孟拂影的眸子中,却是完全的欣赏,并没有那种异样的痴迷。

在他的眼中,再美的女人,都比上不,他心中的那一个。

恰恰在此时,轩辕晴慢慢的走了过来,轩辕晴的眸子,微微扫地场上几个人的神情,看到一个个都是呆若木鸡的样子,特别是那些男人,一个个的都是看痴了,看迷了,似乎都不知道身为何处了。

心中不由的暗暗好笑,唇角却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嘲讽,男人,都是一个德行,看到美丽的女人,就移不开眼。

只是,双眸微转,扫过东方朔时,却恰恰对上东方朔望向她的眸子,不由的愣住,东方朔这个时候,竟然没有望着七嫂发呆,而望向她?

心中微微的有些诧异,但是对上他那眸子时,却有着几分羞涩,微微的垂下眸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东方朔微愣了一下,唇角随即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没有想到她竟然也会害羞呀?

高台上,所有的大臣,包括宰相大人,也都是完全的惊住,一时间,根本就忘记了奖励。

皇上同样的也是惊的目瞪口呆的,心中,也多了几分震撼,就如同第一次见到柔儿时的震撼。

第一次见到柔儿时,他也是以为仙女下凡的。

不过,虽然同样的都是震撼,但是心境却是完全的不同的。

对于拂儿,他有的仅仅是欣赏的震撼,而当时的柔儿,是一下子深入到他的内心中。

皇上的身子猛然的一僵,双眸也微微的圆睁,是的,从见到柔儿的第一眼,柔儿就已经深入到了他的内心深处的。

所以,他不顾一切的去求婚。不顾一切的将她带了回来。但是,将她娶回来后,却没有好好的珍惜,因为习惯了她的顺从,因为,身为皇上,后宫女人再多也是正常的。

所以,他理所当然的享受着齐人之福,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她的心情。

她那么爱他,为了他,甚至连她的家族都放弃了,而他却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

最后……

他该死,他真的该死。

是他害死了柔儿的。

这次,他一定要想办法救回柔儿,若是不能救回柔儿,他情愿陪柔儿一起去,他不能让柔儿一个人在下面孤孤单单的。或者,这是他最后唯一能够为柔儿做的了。

轩辕烨看到众人都呆呆地望着孟拂影,眸子深处,更多了几分懊恼与微怒,特别是在看到白逸辰极为不甘心的痴迷,以及太子那势在必得的狂妄,脸色愈加的阴沉。

望向早就不知道神游到何处的宰相大人,一字一字冷冷地喊道,“宰相大人。”

那冰冷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警告。

“啊!”宰相大人猛然的回神,感觉到那直直地射在自己身上的冰冷时,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双眸快速的从孟拂影的身上移开,心下不由的暗暗懊恼,他真是该死呀,竟然那么盯着王妃看,他这不是找死吗?

若是殿下一刻劈了他,都不冤枉。

“现在,我宣布,七王妃成功挑战白公子,是风云大会最后的胜出者。”回过神的宰相大人,清清了喉咙连连大声说道。

“恩。”皇上也从那伤痛中回过神来,微微的点头应着,“朕就封拂儿为天下第一才女。相信在场之人,应该都是心服口服,当然,天下之人,若有不服者,可以在下次的风云大会上,前来挑战。”

“哇,七嫂太厉害了。”轩辕晴忍不住站起身,大声的喊道。

“是呀,七王妃真的是太厉害了。”下在的众人也忍不住附和着喊道。

“七王妃与七殿下如此站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天造地设的一对呀。”

“是呀,也只有像七王妃这样的女子才配的上殿下。”

众人纷纷的说道。

场上的白逸辰听到众人话语,脸色却是愈加的阴沉,一双眸子微微的眯起。

哼,天造地设的一对?原本,她应该是他的女人?

轩辕烨肯定是早就知道了她的美丽,所以才会想法设法的娶她的。

要不然,那次的选妃大会上,轩辕烨不会舍弃了孟如雪,而选择了她。

而且,依现在的情况来看,她才是真正的传说中的那天星下凡的女子。

轩辕烨还真是厉害。

太子的眸子中再次漫过平时那让人惊颤的阴冷,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

天造地设的一对?

就算是天造的,地设的,他一样会把他们拆开。

咱们就走着瞧吧。

“走吧。”轩辕烨看到事情已经结束了,便再次的揽起她,轻声说道。

说话间,便揽着她,快速的跃了下去,身子微闪,但快速的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众人微愣,没有想到殿下就这么带着王妃走了,毕竟,皇上还没有开口让他们离开呢。

不过,皇上的脸上却并没有丝毫的怒意,反而带着一丝淡淡的轻笑,他又岂能不明白的烨儿的心情,若是今天换了是他,换了是柔儿,他也不想让其它的男人看到他的女人的美。

今天,烨儿能够让拂儿上来,就是为了顾及他的颜面。

众人见皇上没有丝毫的怒意,便也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好了,这次的风云大会,圆满结束。”宰相大人这次再次大声的说道。

说话间,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白逸辰。

看到白逸辰那铁青的脸上带着几分嗜血的狠绝,不由的暗暗摇了摇头,白逸辰太过小鸡肚肠,根本就输不起。不过,从今天起,他这天下第一才子的称号肯定是没了,以后的风云大会上,他也不会再是那永远不倒的神话了。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女人打破了他的神话,他只怕更加的想不到,那个女人还是以前一直都傻傻的追着他,却被他极尽羞辱的女人。

还真是天间弄人,事事难预料呀。

轩辕澈看到孟拂影离开后,便也起了身,独自转身离开,甚至没有跟达奚然打个招呼。

白逸辰就算再不甘心,也不可能再站在这台上,也快速的闪身,离开。

轩辕烨揽着孟拂影直接的回到了羿王府。

回到羿王府后,他脸上的阴冷与怒意,也慢慢的隐去,双眸再次的望向她,此刻这般近距离的望着她。

她那张完美到无懈可击的脸,清楚的映入他的眼中。

此刻的他,也不必再担心其它的男人。可以放心的,尽情的欣赏着她的美丽。

“拂儿。”如此的看着她,再一次的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为她陶醉,他的双眸中漫过几分异样的冲动,薄唇微动,喃喃的喊着她。轻喊中,他的唇也慢慢的向着她落下,落上她那晶莹欲滴的红唇。

孟拂影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丝轻笑,看着他的唇慢慢的落下,唇角的笑也慢慢的扩散。

他虽然吻过她不止一次,但是,此刻,心跳仍旧忍不住的加速,期待着他的吻。

只是,就在他的唇快要贴向她的唇的那一瞬间,她却突然感觉到胃部似乎有着什么突然的反腾起来,有着一种恶心的感觉。

随即快速的避开他。

“哇。”只是,此刻,却又吐不出什么东西,只是干呕着,轩辕烨僵住,一双眸子也不由的微微的圆睁,脸上微微的漫过几分懊恼,但是看到她那干呕难受的样子,却又忍不住担心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我去请太医来帮你看看。”

“没事的。”孟拂影快速的拉住他,轻声说道,她自己就懂医术,所以,她的身体自己还是清楚,并没有什么事。

“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这几天,她要处理生意上的事,还要小心轩辕澈他们,而轩辕烨也忙着查上次的事情与风云大会的事情。两个人都累的要死,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每天晚上,她们两人,最多就只睡到两个时辰。所以,肯定是累的。要说,这干呕的情形,倒是还有一种更大的可能,那就是怀了宝宝。

但是,她现在可是连月事都还没有来,所以这种可能便直接的排斥了。原因便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天,实在是太累了。

轩辕烨倒是也想到了那种可能,但是想到风凌云的话,心便凉了半截,而且这段时间,风凌云并不在京城。

应该是去找他的师傅了,到时候,风凌云找到他的师傅后,或者,就能够医好她,那时候,她才能……

现在,他根本就不敢向那方面去想。

“来,先好好的睡一觉。”轩辕烨轻轻的揽着她走到了床边,柔声说道,这些日子的确是把她累坏了。

“恩。”孟拂影没有拒绝,而是轻声应着,然后顺从的任由着他将她抱在床上,为她褪去了鞋子,细心的为她安置好一切。

她只是,安静的享受着。心中,却是漫过明显的感动与幸福。

“你也一起吧。”看到他为她盖好了被子却站在床前,没有了动作,孟拂影微微向里靠近了些许,微微的拍了拍身边的空位,轻声说道。

这些天,他也够累的了。

轩辕烨微愣,双眸随即微微一闪,唇角扯出一丝别有深意的轻笑,柔声道,“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呃……”孟拂影微微愕然,这个男人,真的是以前那个冷如冰石的男人吗?

“上来睡觉。”孟拂影红唇微翘,微微的白了他一眼,略带懊恼地说道。

“自然是睡觉,不过睡觉也是分几种说法的。”轩辕烨唇角的轻笑中更多了几分痞痞的感觉。望向她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暧昧

不过,说话间却也快速的褪云了自己的鞋子,快速的上了床,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怀里,他的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既然是你邀请的本王,那么,就怪不得本王了。”

说话间,他的气息愈加的喷入她的耳中,痒痒的,有些酥麻,而他的唇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故意的,还微微的蹭过她的耳垂。

孟拂影的身子微微的僵滞,随即低声说道,“别闹了,睡觉。”

“呵呵。”轩辕烨微微的轻笑出声,随即突然张开唇,轻轻的咬住了她的耳垂,略带含糊地说道,“王妃说,要怎么个睡法?”

“呃……”孟拂影愈加的愕然,这个男人还真是……

不过,因着他那刻意的轻咬,她的身子却是愈加的僵滞,身体内也微微的升起一股冲动。

他终于松开了她,而他的唇却是慢慢移到了她的面前,再次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霸道中,却又不失轻柔,狂妄中却又带着他那异样的呵护。

在她快要透不气时,他才松一了她。然后微微的拉开了些许的距离,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她。

孟拂影微微的睁开眸子,对上他那直直地望着她的眸子时,微微的愣住,不明白的,他这又是想要做什么。

“拂儿。”轩辕烨再次轻声的喊道,那轻柔的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轻颤,还微微的隐着几分紧张。他真的很害怕她会受到伤害。

“恩。”孟拂影轻声的应着,她自然明白他心中的担心,微微的伸出手,轻轻的扶上他的脸,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

很轻,很淡,但是却似乎有着一种可以让人安心的轻松,也让她那张脸,更多了几分绚烂的美丽。

轩辕烨的双眸微微的一暗,眸子深处,更多了几分情欲,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此刻也忘记了先前的担心与紧张。

薄唇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拂儿,你笑的时候,太美。”说话间,便再次的吻住了她,不过,却也仅仅是吻着她,并没有其它的动作。

而在结束了那缠绵的一吻后,他便微微的翻下身,躺在了她的一边,轻声说道,“睡吧。”

他知道她很累,所以,还是先让她好好休息吧。

不过,一只手,却还是紧紧的揽着她。

孟拂影的唇角再次绽开幸福的轻笑,他就是这般的体贴,爱护着她。

隐隐的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味道慢慢的散开,轻轻的传入她的鼻中。很好闻,很舒服,然后感觉到那味道,似乎慢慢的传入身体的深处,一点一点的在她的身体里散开,让她的身体完全的轻松,极为的舒服,慢慢的,她进入了梦香。

一觉醒来时,天已经完全的黑了,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房间内没有点灯,一片漆黑,而且一片静寂,似乎并没有其它的人。孟拂影微微的起身,想要起床,但是她一动,却突然被一双修长的手臂揽入了怀里。

随即,那极为熟悉的气息,微微的喷在她的脸上,他那轻柔的声音,也淡淡的响起,“醒了。”低低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笑意,却也带着明显的宠爱。

孟拂影微愣了一下,随即略带疑惑地说道,“你早就醒了?”

“呵呵。”轩辕烨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笑着,唇轻轻的吻上她的唇,不过只是轻轻的一点,随即再次柔声说道,“起床,吃东西。”

虽然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但是孟拂影却还是知道了答案,他的确是早就醒了,而怕吵醒了她,所以没有起身,更没有点灯。这个男人,对她是何等的细心,何等的呵护。

心中,更多了几分感觉,一双手臂,也慢慢的伸出,轻轻的环住了他的腰。脸也随即贴在了他的胸前,低声说道,“烨,你真好。”

轩辕烨的身子微微的一僵,似乎有着几分意外,但是却更有着几分惊喜,只是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半真半假地笑道,“若是你不饿的话,本王倒是不介意……”

“饿了。”孟拂影随即松开了手,快速的起了身,突然觉到,自己真的很饿,很饿,似乎有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可能是睡太久了吧。

“呵呵呵……”轩辕烨再次的轻笑出声,他也很想,跟她温馨,浪漫,不过他知道,她早就饿了,因为,她在睡觉时,肚子就叫了好几次了。

他可不想让他的女人挨饿。他快速的起了身,在孟拂影下床前点起了灯,然后便吩咐青竹将饭菜端了上来。

“王妃,这些都是你最喜欢的。”青竹将碗快摆好,轻声说道。

“恩。”孟拂影看到满桌自己喜欢的菜感觉到更饿了,快速的端起碗快,快速的吃了起来。

因为以前在现代有那种快节奏的习惯,她吃饭一直都是十分的快,而这次因为太饿了,所以吃的更快,片刻的功夫,几盘菜便见了底,而碗中的米饭也吃光了。

“青竹,再帮我盛一碗。”孟拂影感觉到自己的肚子似乎还有些空,便将空碗再次递给了站在一边的青竹。

青竹愣住,一双眸子极为的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她,平时主子吃饭虽然快,但是也没有这么快,而且平时主子也吃不了这么多呀。现在竟然还要她再添一碗,好像是几天没吃过饭了。

“呵呵……”见青竹一脸错愕的表情,孟拂影略带尴尬的解释着,“可能是因为耽搁了吃饭的时间,所以感觉到特别饿。”

轩辕烨的眸子中,也漫过几分错愕,不过,听到她的话后,也没有多想什么,多吃点也不错,她本来就太瘦了,多吃点,长胖点才好。

青竹回过神后,这才快速的接过孟拂影手中的碗,再次为她添了一碗。这次,孟拂影的速度相对的慢了很多,不过,却还是将第二碗饭吃完了,而且,把面前的菜也吃去了大半。

看的青竹再次的愕然,主子今天的食欲也太多了,比平时多吃了一倍呢。

轩辕烨的唇角也微微的扯了一下,忍不住略略的摇头轻笑。

当天,整个京城中,传纷纷传开了,孟拂影的事情,而且越传越神,几乎把孟拂影传成了神人。

而相对的白逸辰便完全的被人遗忘了。

“大哥,她真的赢了你,她原本就是一个傻子,怎么可能会赢的了你。”白逸雨因为有事,没能去,后来听到了那样的结局时,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

白逸辰的脸色猛然的一沉,双眸中,更多了几分阴冷,狠声道,“哼,我不会这么放弃的,绝对不会。”

“大哥,你的意思是要在下次的风云大会中再夺回天下第一才子的称号?”白逸雨微愣,随即略带欣喜的说道,“大哥,我相信你,她这次能赢你,肯定只是侥幸,大哥下一次肯定能够再赢回来。”

白逸辰没有再理会白逸雨,突然的站起身,直直的向着书房走去,他现在最想要夺回的不是那天下第一才子的称号,而是她……

在经过一个护卫的身边,他低声命令道,“跟我来书房。”

“是,”护卫恭敬的应着,然后跟他去了书房。

进了书房,白逸辰拿出一封信,再次的看了一遍,唇角慢慢的扯出阴冷,狠绝的冷笑,然后快速的写了一封信,封好,交到了护卫的手中,沉声吩咐着,“把这封信给我送到……”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住,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原先看的那封信。

那护卫是他身为最为得力的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再次恭敬地应着,“是,主子。”话语微落,便快速的出了书房。

第二天,孟拂影跟轩辕烨进宫时,便没有再做伪装,而是以她真正的样子。

那些太监,宫女们看到她时,纷纷的愣住。

“这个人是七王妃吗?”在她走过后,那些宫女们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这实在不能怪她们,因为,这事情也太过让人惊愕了。

“不会是殿下另结新欢吧。”另一个宫女小声猜测道。

她们都是底下做粗话的,所以并不知道昨天的事情。

“你们在乱说什么,一个个都不要命了,竟然在背后如此的议论主子。”一个比较年长的宫女听到她们的话,怒声吼道。

“大家别乱说话,她可是如假包换的七王妃,你们都没有听说昨天的事情吗,以前的七王妃是易了容的,现在才是七王妃真正的样子。”另外一个刚刚走过来的宫女,倒是比较的和善,低声为大家解释着。

“哦,原来是这样呀。”那些小宫女纷纷的应着,却也不敢再乱说什么了。

“影丫头,你终于来了。”太后看到走进来的孟拂影,一脸轻笑的迎了过去,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满脸欣喜地说道,“皇奶奶也已经听过了昨天的事情,没有想到,影丫头竟然还有这等的本事。”

太后因为是早就知道孟拂影的真正的样子的,所以,对她的容貌倒并不是太过意外,所以只是称赞着她的才华。

不过,和寿宫中,其它的人,看到孟拂影现的样子,却都是纷纷的惊住。

今天大家都比较齐,媚妃,柳妃,明妃都在,而且其它有些地位的妃子也在。

因为都听说了昨天的事情,所以前是特意的等在这儿,想要看看孟拂影的庐山真面目的。

原本都以为,外人太过夸张了她的美丽,但是如今一见,却都是一个个人的彻底的的惊住。

有羡慕,却更有着妒忌。

特别是媚妃,看到孟拂影竟然是那么的美,眸子中,便快速的漫过明显的妒忌,恨不得可以将孟拂影的那张脸移到她的脸上。

明妃错愕中,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后悔,以前凡儿喜欢孟拂影,她还觉的孟拂影配不上她的凡儿,但是却没有想到,她不仅仅聪明过人,竟然还有着如此的绝世容颜。

“没有想到,拂儿竟然是如此的一位绝世美人呀,连本宫都忍不住的迷醉了。”还是柳妃反应的快,快速的回过神,略带轻笑地说道。

半真半假的话语,一脸的轻笑,却也带着几分明显的赞赏,并不见半点的妒忌。

孟拂影的眉头却是微微的轻蹙,虽然柳妃的话语,神情,都没有什么异样,但是隐隐的,她总是感觉到,柳妃不简单。

大家都猜想,太子在皇宫中有眼线,而且这个眼线,还是对皇上特别了解的,原本,她曾经怀疑,那个人会不会是柳妃。

但是,又想到,柳妃虽然是先皇后的丫头,但是后来,先皇后为了阻止她与皇上,曾经想法设法的害过她。

所以柳妃现在只怕恨太子都来不及,没有理由会帮着太子。

“好了,你们也都请了安了,想看的也看到了,都回了吧。”太后的眸子微微扫过那些妃子,低声说道,虽然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但是,心中却还是有着些许的不满。

她实在不希望那些女人来打扰她。

“是。”众嫔妃们听到太后的话,纷纷的起身,恭敬的应着,然后一个一个的慢慢的退了出去。

“你在这儿陪着皇奶奶,我先去早朝。”轩辕烨等到那些妃子们都离开后,这才望向孟拂影,轻声说道。

“去吧,去吧,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还不快点。”不等孟拂影开口,太后便连连的催促着轩辕烨。

孟拂影微微的错愕,这太后似乎是在赶轩辕烨似的。

“拂儿,你来跟皇奶奶说说昨天的事情。”等到轩辕烨离开后,太后拉着孟拂影坐在一边,一脸好奇地说道,虽然身在这皇宫中,磨去了她所有的激情,但是听说了昨天的事情,她还是忍不住的激动,忍不住的好奇。

早知道,她就应该去看看了。

“呵呵……”孟拂影不由的轻笑出声,原来太后这么急着赶走了轩辕烨,就是为了这个呀,都说老小,老小,还真是一点都不错,老人越老,性子有时候就越像小孩子。

孟拂影便将昨天的事情,细细的跟太后说了一遍。

太后也是听的一脸的兴奋,到了最后,似乎还有些意有未尽,只是,听到孟拂影说到轩辕晴时,神情间微微的隐过几分心疼,轻声道,“晴儿那丫头,样样都好,就是性子太倔强了,要说北源国的太子,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好男子,而且对她也是有情意的,可是那丫头,偏偏就不同意。”

孟拂影听到太后突然说起轩辕晴的事情,心中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心疼,她也看的出,东方朔是真的喜欢着轩辕晴的。

而且,这么多年没有娶妃,只怕也是因为轩辕晴,她知道,若是轩辕晴嫁给了东方朔,东方朔一定会对她如珍如宝。说真的,她也希望轩辕晴能够与东方朔在一起。

只可惜,感情的事情终究是不能勉强的,一切的主动权都在轩辕晴的手中。

“影丫头,你说北源国的太子到现在都还没有娶妃,会不会跟晴儿有些关系呀,上次,他来和寿宫中,皇奶奶看的出,他对晴儿似乎……”太后微微的蹙眉,略带思索地说道。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晴儿那丫头再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经过了三年的时间,或者她不会再那么强烈的拒绝东方朔了,皇奶奶倒是想再为他们做次主……”

太后是真的担心轩辕晴的事情,毕竟轩辕晴也已经不小了,再拖下去,只怕就成了老姑娘了。

“皇奶奶,这件事还是先问过晴儿再说吧。”孟拂影微惊,连连的说道,她是知道晴儿的心思的,既然轩辕晴的心中有着其它的男人,不要说是三年的时间,就是三十年的时间,事情还是不会改变。

她可不想再一次让轩辕晴为难。

“问她,她能答应吗?”太后的眉头愈加的皱起,“皇奶奶也看的出,东方朔不错,晴儿嫁过去,肯定不会吃苦的。她现在虽然不同意,或者会怪皇奶奶,不过以后总有一天会明白。”

生为一个女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嫁给一个能够真心对你的男人,晴儿太过任性,现在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嫁给东方朔后,一定能够慢慢的明白的。

听太后的意思,就是想要逼着轩辕晴嫁过去,孟拂影不由的暗暗心惊,她也明白太后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轩辕晴。

她也相信轩辕晴若是嫁给了东方朔,肯定会比现在幸福,但是,她还是不想太后强迫轩辕晴。

遂再次轻声说道,“皇奶奶,还是让影儿先去探探晴儿的意思吧,晴儿的性子您也是知道了,万一又发起邪来,还不知道整出什么事呢。”

“恩,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你去试试她的意思吧。”太后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然后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哎,皇奶奶是真的心疼那丫头呀,皇奶奶就是明白,那丫头为何要那般的拒绝北国太子呢?”

“皇奶奶别担心了,晴儿总有她的想法的,影儿现在就去看看她去。”

孟拂影再次安慰着太后,然后站起身,向外走去。

她这几天就想着要找晴儿好好的谈谈,只可惜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正好可以去看看她。

“恩。也好。”太后并没有拦她,只是微微的点头应着。

孟拂影出了和寿宫,一路上,那些太监,宫女,甚至侍卫们,都纷纷的望向她,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一个个都是纷纷的惊住,都呆呆的望着她走出了很远,才回过神来。

到了轩辕晴的住处,却是极为的安静,整个宫院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晴儿……”孟拂影轻声喊了一声,等了片刻,却没有听到人回答,整个院子中,似乎没有人,连那些宫女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难道不在?孟拂影有些疑惑的想着,刚想要推门进去看看,但是房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为她开门的正是轩辕晴。

“我在呢。你来了。”轩辕晴站在她的面前,低声说道,微微的垂着眸子,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孟拂影其实在她快速的垂下眸子时,便发现了她的眼睛微微的有些红,只怕是刚刚一个人正躲在房间里偷偷的哭呢。

哎,这痴情的丫头,为何就不能忘记了那个人,重新开始呢?

不过,她却装做什么都没有看到,脚步轻迈,走了进去,故做随意地说道,“你七哥去早朝了,我没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你。”

轩辕晴趁着孟拂影走进房间,背对着她时,快速的擦了一下眼睛,然后也半真半假的说道,“哼,七哥没时间陪你了,你才想起我。”

此刻,她的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心痛,不想被孟拂影看到,因为,她不想让孟拂影为她担心。

孟拂影看到她的样子,却是愈加的心疼,她能够想像的出,轩辕晴此刻心中的痛苦。而她却将所有的痛,一个人硬生生的吞下去,不想让任何人为她担心。

多么善良的一个女孩,为何上天要让她受这样的苦呢。

这一刻,她突然装不下去了,因为,她不想让轩辕晴自己承认着这所有的痛苦,她想要为轩辕晴分担一些她的痛苦。

哪怕她不能帮轩辕晴分担,至少不想再让轩辕晴在她的面前,费力的去掩饰。

“晴儿,你听我说,在我的面前,你不必去掩饰,你越是掩饰,我越是心疼。”孟拂影紧紧的将她揽入怀中,略带沉痛地说道。

轩辕晴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原本就红红的眼睛愈加的红了,虽然想要极力的忍着,但是却偏偏就忍不住,俯在孟拂影的怀里,低声的呜咽着。

“哭吧,哭出来,你会舒服一些。”孟拂影轻轻的拍着她,低声安慰道,她知道,轩辕晴压抑的太久了,哭出来,释放出来,至少自己会轻松一些。

轩辕晴便真的哭了起来,开始声音还有些小,但是慢慢的却是越来越大,泪水便如同失去了控制的阀门般不断的涌出,很快便打湿了孟拂影的衣衫。

孟拂影揽着她的手,却是愈加的收紧了些许,听到她的哭声,心也不由的揪起,有谁能够明白,这么多年来,轩辕晴心中的痛苦呀。

轩辕晴哭了很久,声音才慢慢的变小,慢慢的停了下来,脸却仍旧埋在孟拂影的怀里,略带呜咽地说道,“拂儿,谢谢你。”

这么多年,她从来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心事,一是不想让别人担心,二也是怕别人笑她。

所以,她在外人的面前,一直装的很开心,很快乐,但是每当一个人的时候,就忍不住的伤心,忍不住的哭。有很多次,深夜中,她都是哭醒的。

她知道自己很傻,但是她真的没办法,因为,她无法忘记她。

“傻丫头。”孟拂影轻轻的顺了一下她的头发,那低低的声音中也是满满的心疼。

“是呀,我也知道自己很傻,真的很傻,明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当真,那天晚上,或者根本就只是好玩,拿我打趣,那些话,根本就是逗我的,出了这皇宫,只怕就忘记了,也忘记了还有我这么一个人,但是我却想了三年,等了三年,盼了三年,直到现在还不能忘记,我真的好傻,真的。”轩辕晴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微微的抬起头,望向孟拂影,唇角轻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孟拂影微愣,没有想到轩辕晴会跟她说起这件事,上次的时候,是因为轩辕晴喝多了,后来清醒后,轩辕晴便再没有提到那件事。

她心中虽然有些好奇,但是,生怕触到了轩辕晴的伤心处,所以从来没有问过。只是,此刻听到轩辕晴的话,却有些糊涂。

“我明明知道,他早就已经将我忘的一干二净,可是,我却仍旧不能忘记我,我……”轩辕晴再次喃喃地低语。

“晴儿,你又见到他了吗?”这一句,孟拂影倒是听明白了,快速的抓住她,急急地问道。心中想着,只要见到那个人了,事情应该就好解决了。

轩辕晴微愣,思索了一下,再次略带苦涩地笑道,“是,我又见到他了,但是我却情愿没有见到,没有见到他时,我至少可以欺骗自己,说他只是因为忙,因为有事耽搁了,所以没有时间来找我,但是,见到他后,却是连这最后的欺骗的借口都没有了。”

“晴儿,他到底是谁?”孟拂影忍不住问道,她现在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竟然如此的欺骗晴儿,如此的不把晴儿当回事。

按理说,像晴儿这样的女孩,但是有点眼光的男人,就应该会好好的珍惜的。

“他……”轩辕晴的身子再次的一僵,望向孟拂影的眸子微微的闪了闪,唇角微动,但是神情间却似乎仍旧有着几分犹豫。眸子中,却又多了几分伤痛。

“你若不想说,就算了吧。”孟拂影看到她伤心的样子,再次轻声说道,她实在不想看到轩辕晴伤心。

“影儿,在你面前,我还有什么好掩饰的,其实以前,我是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因为,我并没有见到过他真正的样子,但是那次的拍卖大会中,我终于知道了他的身份。”轩辕晴的唇角再次扯出一丝略带苦涩的轻笑,再次慢慢的说道。

孟拂影的眉头微微的轻蹙,拍卖大会上?难道说,晴儿在拍卖大会上又见到了那个男人?

但是,拍卖大会上,那么多的男人,到底会是谁?而且当时,她也没有发现,轩辕晴对哪个男人有特别的举动呀。

“他就是步惊羽。”轩辕晴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此刻,她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沉痛,说出这三个字时,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似乎用尽了她全身的气力。

“步,步惊羽……”孟拂影却是完全的惊住,轩辕晴说那个男人是布惊羽?

轩辕晴说,她以前一直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因为,她连他的样子都没有见过?

而是在那次的拍卖大会上,才知道了,他就是步惊羽?

那么,轩辕晴只怕根本就没有见过那个男人真正的样子,唯一辨认的依据就是那个面具?

她知道,拍卖大会上,带着面具的步惊羽其实是飞鹰,而以前,她见到的那个步惊羽肯定不是飞鹰。

所以说,步惊羽并非一个人。

但是有一点,她却可以肯定,那就是轩辕晴喜欢的步惊羽绝对不会是飞鹰,所以那天拍卖大会上的’步惊羽‘根本就不认识轩辕晴。

那么,轩辕晴见到的步惊羽,到底又是谁呢?

突然想起了,她第一次见到的步惊羽,那痞痞的语气,那嘻笑的态度,俨然就是……

天呢,会不会轩辕晴喜欢的那个人,原本就是……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