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Fresh果果 > 花千骨 >
更多

55.镜花水月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师傅?”花千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朦胧烛光中见到白色的背影。

  白子画转过身,走到榻边,手里端了碗清茶。

  “好点了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就是头还有点晕,我睡了很久了么?”花千骨抬头打量,空间不大,布置简单,但是整洁而舒适。

  “不久,你喝得很少,所以只睡了三天。”

  “三天?!”花千骨惊道,“可是我只是抿了一小口。”

  “群仙之中因为醉酒睡上三年的都常有。”白子画把茶递给她,花千骨正觉得口干,咕噜咕噜全喝了。

  “糖宝呢?”

  “它也偷酒喝了,尝了一点当时就晕了,掉到酒杯里,等把它捞起来的时候早就醉得不省人事,现在还在睡,怕是还得许多天去了。”

  花千骨哈哈的笑:“师傅我们这是在哪啊?我怎么觉得天和地都在摇晃,是不是还醉着呢?”

  “我们在船里。”

  花千骨一听惊喜的跳下榻来,撩开帘子跑出去,果然是在大江上的一叶扁舟里。周围碧浪滔滔,一望无际,两岸壁立千仞,秀奇逶迤。新月如勾,夜空如洗,漫天的星子倒映江上,流光碎影,犹若洒落一地的水晶。

  夜来风大,万籁俱寂,花千骨跳到船头迎风而立。

  “师傅,师傅,我跟你说,我刚刚做梦了。”

  “恩?”

  “这三天里我做了三个梦,第一个梦里我是一颗石头,每天很无聊的呆在一棵大树下面。我的身边有小草啊小花啊小树啊,很多朋友,可是我还是每天都很不开心,因为我羡慕天上的小鸟,可以有翅膀,可以到处飞,可以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于是第二个梦里,我就变成了小鸟,可是没想到,做了小鸟我还是不开心,因为我想飞得更高更远,于是每天羡慕挂在天上的太阳。终于第三个梦里我变成了太阳,可是没想到却更加难过了。每天在高高的天上,看着小草小花和小树快乐的在一起玩,可是我却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挂在天上。我很伤心很后悔,原来我最终的愿望,是重新做回一个小石头。”

  白子画走到她身边,摸摸她的头。

  “后来呢?”

  花千骨轻轻往身后依,靠在他身上。

  “没有后来了,因为我只有三个梦啊,所以不能变回小石头,还是继续做我的太阳。但是我已经懂了,虽然孤独的挂在天上,但是我可以每天都可以看着大家,给大家温暖,还可以看见世界上很多有趣好玩的事情,所以最后我还是很开心。”

  “大梦三生,这个便是忘忧酒的功效,你可知道这梦的寓意?”

  “恩。”花千骨用力点头,“师傅,我知道,最初拥有的其实已是最好。还有便是,哪怕回不到最初,心中没有执念,只要好好的做自己就能开心。”

  白子画蹲下身子,看着她点点头:“小骨,每个人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梦想,有时候是自由无拘,有的时候是海阔天空。所以不管小骨你以后有了雄鹰的翅膀,还是太阳的能力,都一定要记住自己身为一颗小石头时候的心情,多多造福苍生大地。”

  “哦!”花千骨有点捉摸不透白子画面上的表情,可是心里却暗暗发誓,她才不要做什么小鸟和太阳,她只要一辈子做师傅身边的小石头。

  “小骨,师傅给你看的那些剑谱你可都有练熟?”

  “恩。”

  “为师再传你一套剑法,此剑法不用来对敌,只用来修身与清心,对提高内力大有裨益。我只演示一遍,你看清楚了。”

  花千骨一听心中大喜,跟在师傅身边这么多年,师傅除了弹琴还从未亲授过她什么,基本上都是让她自学。别说看见师傅与谁打斗,就是练剑也偷看不到。奇怪了,今天师傅是吃错什么药了?

  “此剑法名叫‘镜花水月’,讲的就是一个空字。”

  白子画飞身已矗立在江面之上,月光下更显得白衣胜雪,周身一圈淡淡的银色光晕。倒映在水中,美得如梦似幻,直叫花千骨倒抽一口凉气。

  却见白子画随风而动,在水面上如履平地。白衣翩然,黑发如瀑,却又始终波澜不惊;矫若游龙,贯若惊鸿,犹若仙人九天飞临。

  花千骨完全呆傻的愣在当场,仿佛又回到当年群仙宴上第一次见他的模样。

  他手中无剑,却胜似有剑。江中倒映的点点破碎的星光,一点点飞起,环绕他周身。白子画的手中似有似无一把银色光剑,上指天,下指地。陡然之间,整个江水都停止了流动,波浪也凝固成形。却又在下一个他飞天而起的瞬间,涌起巨大惊涛,白子画剑气一指,立刻飞花碎玉。

  多少年之后,花千骨常常回想这夜师傅在江上为她月下舞剑的情形,那是她人生最美最梦幻的场景之一。如果可以,她宁愿不惜生命去交换,只要可以重来一次,重新回到做他身边小石头的自己。

  “你可都记清了?”

  花千骨抬头看他,犹若仰望天神一般,心中满是敬畏。

  她的心,只需要他低头一望,便瞬间静如止水。

  “弟子都记清了。”

  那一夜,白子画在一旁静坐,偶尔指点一二,花千骨在江上舞剑,舞累了就躺在他身边的甲板上抬头看星星。这一辈子,她都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星星。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一路顺江东下。去过许多名山大川,也到过许多洞天福地。为了历练,甚至到过很多山林沼泽,魔洞尸窟。虽然花千骨周身异味会引来一些小白和小红也扛不住的厉害家伙。但是白子画仙气逼人,妖魔一见他立马不是夺路而逃便是跪地求饶。所以偶尔白子画也会跟她分开一下,把她单独扔到哪个较多妖魔鬼怪出没的地方去战斗,或者妖魔界与人间界出现裂缝的地方让她封印出口。

  花千骨早就习惯了妖魔,却始终对鬼怪心有忌惮。无奈白子画不让小红和小白帮她,可怜的她便只能硬起头皮承担这悲剧的宿命,那就是被冤魂追被恶鬼咬。

  在白子画一次又一次非人的折磨和教导之下,花千骨也一次又一次的鬼口余生。

  白子画总是说人要心有所敬,心无所畏,没有恐惧的人才是最强大的。

  花千骨哭丧着脸想,只要师傅你在一天,我永远成不了最强大的人。因为师傅可比鬼可怕多了。见了鬼她还知道逃跑,见了师傅她就只知道两腿打颤,连跑的力气都没了。

  

  白子画因为仙资出尘,所以一般凡人面前都用了障眼法。花千骨看他虽是本来面目,普通人见他却是平凡到记不住相貌的男子。

  但是一般用法术变身还有障眼法,遇上专门破解的法器,或者是道行比自己高深的都容易被看穿。这也是杀阡陌去长留山需要易容的原因。

  这一日花千骨和白子画来到杭州,花千骨嚷着肚子饿了,于是二人进了一旁的只要是客栈基本上都叫这名的悦来客栈。

  江湖人都知道,进了悦来客栈,便是半只脚踏进了武林。吃饭途中不发生点磕磕撞撞,摔盘子掀桌的事那是不可能滴……

  所以捏,正当花千骨点了一大桌子饭菜,和糖宝两个风卷残云之时。一把杀猪刀“乓”的就飞过来插在了桌子正中央。

  白子画优雅的夹起一个菜花放进嘴里,眉毛都不抬一下。花千骨则吃得太忘乎所以,等反应过来,杀猪刀已插在了自己的面前,离自己的鼻子只有不到十公分距离。

  花千骨得瑟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把挂在嘴巴外面的粉丝和半张菜叶吸进嘴里。

  一个五短身材,肥头大耳,满面油光,袒胸露乳的男人跑到他们面前连连鞠躬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失误,失误。”

  说着拔起杀猪刀,往两手呸呸啐了两口唾沫,左瞄准,右瞄准。这次十分精确的插在了对方角落里的桌上。

  对面一桌愣了一下,刷刷全部拔刀而起。对着此杀猪的怒目而视。

  这人一看对方五个人,自己才跟了两个,不但人数比自己多,就是个子也比自己高,势气不足,便铛铛铛爬到花千骨他们桌上站了起来。

  “啊!我的大白菜!”花千骨心疼的看着他的大脚踩在自己盘子上。

  店小二上来上菜,早就对这样的事学会见怪不怪。不过这搞后勤的是不是偷懒没好好洗菜啊,这萝卜上怎么还爬着条这么肥的虫子啊?得了得了,反正也吃不死人。

  小二把一盘四喜丸子递上:“客官你们慢用。”

  花千骨连忙接了过来,不让他放在桌子上怕被胖子踩到。然后抱着盘子,蹲在角落里享用去了。黑哟黑哟,昨天打妖怪打了一晚上,累得她腰酸腿疼的。平时跟着师傅又大多吃素,她得好好补补身子才行。

  筷子叉上一个还没张口咬呢,突然听到对面大喊:“暴雨梨花针!”

  无数枚细如牛毛的绣花针下雨一般激射而来。花千骨早先练习暗器的时候,不知道被白子画用水滴打过多少次了。反射性的便十个手指夹起八个丸子,用内力将针全部吸了过来。

  待反应过来,八个美丽可爱的丸子全部变成了刺猬。花千骨爆发出一阵咆哮,瞬间变作超级赛亚人。虽然师傅再三交代过不要引人注意,不要惹出麻烦,不要欺负普通人。

  但是——是可忍,丸子不可忍!

  花千骨操起武林七种武器排名第一的折叠椅便对着两帮打群架的人一顿痛殴。

  “呜呜呜,我的丸子!还我的丸子!”

  白子画华丽丽的闪到一边,菜叶都没沾上一片。眼不见为净,唉,收徒不慎啊收徒不慎啊。

  “饶命啊女小侠女小侠!”

  最后事情以几人赔了花千骨一桌子菜二十盘丸子而告终。

  花千骨趴在桌子上一面吃丸子一面大发慈悲的替两帮人解决纠纷,感情她就是那居委会大妈。

  争端的原由原来是为了一张武林大会的英雄帖。

  最后事情以英雄帖上交女小侠,这样两帮就没得争了也不用打啦而告终。

  吃饱了喝足了,还打了架了运动了,花千骨踢踢胳膊伸伸腿,哦,不对,是伸伸胳膊踢踢腿。

  “师傅,我们去参加武林大会吧?”

  “为师说过多少次了,在凡间不要多管闲事,惹是生非,那些只是普通人。”

  “是是是,所以我也只用凡间的方法解决啊。”花千骨龇牙咧嘴笑,伸出猪蹄,“那便是——拳头!”

  绕着白子画转圈圈:“师傅,去嘛去嘛,我打妖怪打得很累了,战斗力也很强了,现在看到鬼也比以前跑得慢了,趁鬼不注意的时候也会扔道符什么的去砸他们了。武林大会多好玩啊,我还从来没去看过呢,我们去吧去吧,要是你徒弟一不小心做上了武林盟主,那你就是武林盟主她师傅了,那该多威风啊!”

  白子画无奈的摇头,心道出来本来也只是为了能让她多长见识,她若真感兴趣,去去倒也无妨。

  “只准看……”

  “不准动手……”花千骨很自觉的接上话,兴高采烈的蹦跶起来,如同小猪出圈无比欢快。糖宝趴在她肩上,手捧丸子也是欢天喜地。

  白子画跟在她身后慢慢的走着,望着她蹦蹦跳跳的身影,心头不由莞尔。出来这两个多月,花千骨比之前活泼开朗了许多。他想他若没成仙的话,终日领着这个鬼灵精怪的小家伙游历江湖,说不定又是另一种生活。

  遥望了一下蓝天和白云朵朵,心中竟是感觉到了几丝欢乐。

  还有不到半年,自己的大劫就快到了。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最近会对她的教导越发急促,管教却稍加放纵。特意带她下山,是因为他希望在余下的这段日子里能尽其所能的多教她些东西。

  至于这个劫数过得去过不去他倒并不在意,修仙到他这一步,生死早就看淡了。虽然早在多年前群仙宴上见她那一刻,这个因她而起的劫数他就已然洞悉,可是他最终还是决定收她为徒。那个时候他就早已准备好了。

  命数虽难更改,可是选择权从来都在自己的手里。

  他以前也曾担心过,如果那时候自己不在了,小骨又变成孤独一个人,该如何把握自己崎岖多舛的命运。后来看见她身边朋友一个个增多,爱她的人也渐渐增多,心里才渐渐安心。有糖宝,有轻水,有落十一,有朔风,有东方彧卿,有轩辕朗,有杀阡陌……

  这么多小花小草小树,就算她真成了太阳,也不会孤独,也不会无所牵绊无所顾及。

  而自己能做的,便是有一日便多陪她一日吧。

  白子画平日里清冷如寒霜的面上多了几分暖意,深邃沉敛的眸子,依旧黑得望不到底。唇边,是堪破一切,大慈大悲的一朵温莲。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