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Fresh果果 > 花千骨 >
更多

花千骨番外之浮生若梦全文在线阅读 杜兰 第一章:再开赌局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以下为:《花千骨番外之浮生若梦》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杜兰

简介:本以为又是一场诙谐的赌局,熟料睁眼一看却再见妖神小月。错了错了,都错了!情不住半生蹉跎,难道到头来小骨仍要为了白子画逆天而行吗?! 

一步一惊心,一步一伤情。当花千骨历经种种,以为终于可以从这个该死的梦中醒来时,才发现,浮生若梦,逃不过,说不得,不过是一杯忘川水,便涤尽半生不了情。

当年孤苦伶仃的小丫头,摇身一变成了众生俯首的六界之主,瑶池仙会仍是桃花漫天,可那人却已吝啬再绽开一个倾倒


桃花纷纷洒洒如雨般落下,白子画坐在石桌旁,一边饮茶,一边看着花树下正与糖宝笑闹的花千骨,面色仍旧是淡淡的模样,可一双黑眸里却是掩饰不住的温柔。
  “尊上,您就重新担任掌门之位吧!您也瞧见了,现在长留可是被我祸祸的不像样呢,哪还又半点您在位时的高远淡泊的修仙境界啊!”幽若托着下巴,苦着脸哀求道。真是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初觉得好玩,糊里糊涂地坐了这掌门的位子,谁承想不仅麻烦一堆,就连笙萧默也碍于身份对自己退避三舍。自作孽不可活啊!
  白子画慢慢地饮了一口茶,道:“现在这样,很好。”
  很好?幽若不禁欲哭无泪,她可很不好啊!还要再争辩,却发现白子画的目光早已越过她,落在花千骨身上,满满的爱意看在她这个旁人眼里都觉得心醉,幽若无奈地吐了吐舌头,算了算了,为了师傅的幸福,她这个孝顺徒儿就再忍一阵子吧!
  “小骨,过来。”白子画招了招手,冲玩的不亦乐乎的花千骨叫道。
  花千骨抬起头,正对上白子画满含爱意的眼眸,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丢下糖宝,跳到他的跟前。
  “师傅!我听糖宝说十一师兄说过两天就又要开瑶池仙会了呢,你带小骨去好不好?”花千骨拉着他的袖子,稀里哗啦地吐出一大串话来,然后便两眼放光地盯着白子画,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落入了两颗星子一般明亮。
  “好,小骨想去哪,师傅都陪着你。”白子画揉着她的一头乌发,笑应道。
  “恩!师傅最好了。想当初,我就是在瑶池仙会上第一次看到师傅----”
  “从此以后就万劫不复喽!”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花千骨正准备滔滔不绝的“忆往昔”。
  几人回头一看,糖宝惊叫一声,扑到来人怀里,欢喜地叫道:“东方爸爸!你好久没来看糖宝啦!”
  “这不是来了,糖宝你长大了不少呢!小骨,别来无恙。”东方钰卿摇着一把折扇,微笑着看着花千骨。虽又转世为人,可他的样貌却没有分毫的变化。
  “东方,你----”花千骨忙从白子画的怀里站起来,看着他,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能不激动吗?东方不像杀姐姐,时不时就来找她玩,自上次赌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问师傅竟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转眼间又过去了几个二十五年,东方他也轮回转世了几次,花千骨别无他法,只能暗暗祝福他过的快乐幸福。
  白子画也随着花千骨站起身,又恢复了平常冷清的模样,淡淡地说:“异朽阁主大驾,不知有何贵干啊。”说话间,不经意地将花千骨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东方钰卿注意到白子画的小动作,不禁好笑,漫不经心地摇了摇扇子,说:“小骨,上次的赌局好玩吗?”
  “啊?”花千骨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白子画眉头一紧,面上又添了几分冷意,这个东方钰卿又想干什么?
  “六界之内,仙也好,妖也罢,谁没有几桩后悔事呢?我最近闲着无聊,研制了一种后悔药,可以让人回到过去的某一时刻,重新将后悔的事情经历一次。也许会弥补自己的悔意,也许仍会是和过去一样的选择。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对现在的生活造成影响。尊上想不想试一试?”东方钰卿转向白子画,笑的十分灿烂。
  
  白子画心里一紧,当初诛仙柱下小骨身中十七根销魂钉,又被自己刺了101剑,血流成河的痛苦模样在脑海中闪现出来。后悔吗?
  “师父”花千骨拉着他的衣袖怯怯地叫了一声。
  白子画回过神来,半蹲下身子,捧起她的脸,一字一顿道:“小骨,我们重来一次,让师父补偿你。”
  “啊?”千骨一愣,豁然明白过来师父在意的是什么,摇了摇头,“不,师父,小骨不需要补偿。现在所有我爱的、爱我的人都在我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
  “骨头,一场游戏而已吗!而且我准备这次不再消除你的记忆,而是消除尊上的记忆,如何?”东方钰卿凑到她的跟前,笑的十分诱人。
  “这……”花千骨这厢正犹豫着,那厢爆起了几个亢奋的声音,“好啊,好啊!又有热闹看了!这把我们赌什么?”白子画怨念道:长留是不是真的太清闲了?掌门整日地跑来跟自己磨牙,现在就连三尊都要靠赌局来打发日子。
  
  东方的脸上少见地添了一抹凝重,他摇了摇头,说:“这次只是我想与你白子画打一个赌,赌你依旧会同意对骨头用刑。”
  白子画脸色一变,“不会,我绝对不会再伤她!”
  “如果我赢了,我要你帮我……”东方钰卿不置可否,只随手一挥,白子画面前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浮现出了一些模糊的文字。花千骨好奇地探头去看,却只能看到虚无的空气,倒是白子画神色慢慢变得凝重,最后看向东方钰卿,郑重地点点头,道:“我答应你。”
  “喂!东方你到底准备怎么个玩法?从什么时候开始啊?”笙箫默早等的不耐烦,抱臂倚在桃花树下(www.sIANDian.com 【闪\点】必威手机APP网),打着哈欠问道。
  “就从尊上弥留之际,骨头着手偷第一件神器开始。”
  “喂,我还没同意呢!还要师父再受一次苦……”花千骨嘟着嘴,不高兴地说。
  “骨头你过来。”东方不顾白子画凌厉的目光,一把将花千骨拽到自己身旁,附耳低语了几句。
  花千骨一扫刚才的气闷,开心地叫道:“当真?”
  东方钰卿笃定地点点头,“绝对当真!”
  “好!那我玩这个游戏!”一得到肯定,花千骨立刻同意。反正就是个游戏嘛!自己倒也想看看师父对自己的爱有多深,何况还有这好事一桩!
  
  众人却仍旧一头雾水,这东方钰卿到底和这两位主儿说了什么呀?就算他们是打酱油的,也好歹来点剧透啊!
  正幽怨着,东方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只黑玉方盘,盘中央是一只巴掌大的明珠,周遭聚了无数颗小珠,绕着大珠转动。
  “这又是什么?”幽若好奇地问道。
  东方笑而不答,“尊上,请借几滴三生池水,和您的一滴血。这星月盘可以让时光回转,所有人的记忆都会暂时封存,哦,除了骨头和幽若。”
  “还除了我?”幽若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当然啦!幽若要跟师父一样啊!”花千骨笑呵呵地摇着幽若的肩膀,不容置疑地说。
  “开始吧。”白子画取出三只玉瓶递给东方,又在自己手上划了一个口子,淡淡地说道。
  东方将三生池水一次倒入黑盘中,又接了白子画的一滴血。众人围了过来,只见原本明亮的盘子渐渐泛出星红色,红色慢慢扩大,直至笼罩了整个长留上空。白子画低下头,看着已经完全愈合的伤口,不禁想起那是小骨许下的神谕,心里坚定地想着:小骨,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伤你分毫!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