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Fresh果果 > 花千骨 >
更多

痴缠如媚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白子画幽幽看他一眼,杀阡陌身为魔君,此番仙界席宴本是不该来的,只不过这些年来他仙魔两界跑得勤,众人也渐渐习惯了,此刻他出现,倒显得合乎情理。白子画低头看了看拉着他衣角的小手,杀阡陌的出现,在他看来本是平常,可是他的小徒儿显然不这么想。 

低头饮下一杯酒,美了么?他不觉得……

这一边,春秋不败支好玄天伞,旷野天放好莲花座,杀阡陌飞临其上随意的一靠,风姿妖娆,台下的众人顿时被迷得神魂颠倒,又是一阵惊叹声。杀阡陌目光往花千骨身上飘了飘,四目相对,花千骨喜笑开颜,挣扎着欲起身与他打招呼,却被身边一只手稳稳按住。目光微转,落在白子画身上,看他眸色平静如水,不疾不徐的饮着酒,不由嘿嘿一笑,白子画,老子今天送你一份大礼,不用谢啦。

花千骨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神色,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她很高兴他肯来,毕竟前些年为了自己,杀阡陌与仙界关系长久僵持,她为此一直很愧疚。目光又转了转,东方没有来……

她本来想他若来了,宴会过后便带他去见糖宝,糖宝很想他……

有些沮丧的饮了杯酒,抬眼却正与远处的一抹视线对上,花千骨一愣,那人目光依旧不转,没有丝毫被发现的窘迫,唇角含笑,静静地望着她。墨冰仙独自一人坐于远处,望着池中仙婢舞姿摇曳,觥筹交错。这样的场合他并不喜欢,却也可以安静地不打扰旁人。花千骨一笑,端起酒杯,与他隔空对饮。墨冰仙举起酒杯,望着杯中的琼浆玉液,酒能忘忧,亦能解愁,偶尔一醉,有何不可?于是一笑,举起杯子,朝她的方向一饮而尽。

花千骨也举杯欲饮,却冷不防被一只手拦住,错愕抬头,见白子画正望着她,“小骨,忘忧酒不可多饮。”说罢,不动声色的拿下她的酒杯。

花千骨有些尴尬,这样很失礼耶,想反抗,却在白子画的威慑下敢怒不敢言。

呜……谁让自个儿是徒弟,他是师父,辈分上就低了一大截。

宴池中,舞乐依旧不停,玉帝在上座看的入神,各位神仙也都有些醉了,轩辕朗不知何时入的座,低头把玩着桌上的玉杯,仿若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掩也掩不住,目光飘忽,不知望向何处,仿若出神一般,而他身前的洛河东显然就比较专注了,一双眼睛盯着仙女们细软的腰肢移不开。

花千骨望着眼前景象,依稀觉得仿若回到了从前,彼时她还只是绝情殿中傻傻的小徒儿,束两个包子头,以茅山掌门的身份跟在白子画身后参加群仙宴,轩辕朗拜入洛河东门下,却依旧是一脸的青涩,她在蟠桃园抱着个硕大的桃子啃,然后不小心将桃子砸在了他的脑袋上。花千骨呵呵笑,一切都清晰的彷如昨日,谁能料到之后又经历了那样多的生生死死。

正出神,却被一个极具磁性的嗓音唤了回来,只见瑶池另一端杀阡陌闭着眼,悠闲道,“今日赴瑶池宴,果然热闹非凡,本座初来乍到,没带什么礼物,不如就请在场的一位姑娘跳一支舞全当见面礼如何?”

轰!如平地一声雷,席下顿时一片尖叫,女子的雀跃声不绝于耳。

——杀阡陌要请我们跳舞耶!

——呸,什么请我们,是请我!

——啊啊!能被他搂着腰,死也值了!!

杀阡陌满不在乎的往周遭看了一眼,绯色眼瞳中光华流泄,“本座要请这里最美的女子与我共舞。”

——啊啊!魔君大人!你怎么知道小女子的名号!

——不要脸!天底下谁不知道我杏花仙艳若桃李?!

——陌陌!人家穷得就剩下这一张倾世的容貌了~

周遭叽叽喳喳不停,杀阡陌充耳不闻,径直从莲花座跃下,步伐卓绝的走到了花千骨面前,微笑伸出手,“这位美人,本座可有此荣幸?”

花千骨呆了,不是吧,他唱的这是哪一出?

摩严咬牙,这小子果然是来捣乱的,跟他们长留过不去,看他们安生了就不乐意。笙箫默好笑地端着酒杯,狐狸般的眼神在他脸上转,杀阡陌此举有嫌疑哦,怎么办,阻止吗?

切!他又不傻~

他最喜欢看好戏了~

不过反应最为热烈的还是底下一众路人甲乙丙丁,什么??!!又是花千骨?!她已经有尊上了,为什么连杀阡陌都不放过!呜,不能活了……

众多仙人也都偷偷看起了热闹来,早就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嘛,想当年花千骨与杀阡陌那一点,两点,许多点的小暧昧,大家都是知道的,只是后来花千骨成了亲,杀阡陌真是不羁啊,连已婚妇人都不放过。而且还不看看她夫君是谁……

众人揣度不停,周围一片喧嚣,杀阡陌才不管这些,伸手便去拉花千骨,却冷不防在中途被一阵冰凉的真气隔了开来,白子画白衣如水,长袖一挥,冷笑道,“魔君,玩笑太过了。”

眼见气氛怪异,周遭仙人都屏住了气,怕殃及池鱼,自觉离白子画远了些,杀阡陌却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他并非存心挑事,只不过最近实在有些无聊,不如找点乐子做,东方都要与白子画豪赌一场,他又怎么能甘于人后?想当年赌局的时候白子画犯规偷亲,赢得如此不光明磊落,他今天不过要拉小不点跳个舞,够善良了,正好让他也尝尝吃醋抓狂的感觉!

想到这,不由面色一转,摆出一副心酸委屈的模样,向花千骨道,“小不点,当年瑶池上,姐姐遭内力反噬,筋脉尽断,当时便想,若还有一丝力气,一定要与你跳一舞,只可惜无法达成这个愿望便已力竭。”

花千骨顿觉一阵心酸,杀阡陌从来不会对她说这些话,可是不说并不代表不痛,他为她吃了太多的苦,她十辈子也还不清……

不由不自觉地伸出了手。

看吧看吧,他家小不点就是这么好拐。杀阡陌眼明手快,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拉了起来,举身赴瑶池,一阵曼妙的乐曲已隔空响起,杀阡陌抓着花千骨的手,一手放在她腰间,顿时周遭又是一阵吸气声。

摩严轻咳了两声,也看出了身侧之人面色不善,斟酌着开口道,“师弟,也只是一曲普通的舞而已,无需太过介怀。”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便让摩严几欲吐血,恨不得吞回刚才说的话,只见乐曲突然变了调,杀阡陌腰间手一用力,花千骨顿时贴上了他的胸膛。

哦哦~~幽若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凑近白子画,嘻嘻笑道,“尊上,看见没,是三贴耶,而且骨头师父现在能看见了哦。”幽若边笑,边暗暗打着如意小算盘,如果这件事真能刺激到尊上,成全了她家骨头师父的心愿,也不错嘛。

白子画望着眼前交叠的身影,眉头不由轻轻一皱。他知道杀阡陌并无恶意,所做的也只是略微幼稚的赌气。小骨一路走来受了他太多照拂,他却也为此吃了许多苦,对此,白子画并非不内疚不介意的,照顾她本该是他的责任……

白子画深知,杀阡陌身为魔君,一生自负,所求不多,不过是想花千骨好好生活。可即便如此,他却依旧无法释怀,他无法坐视其他男子看她的眼神,那会让他的怒意把持不住,脑中一闪,不由又想起昔年瑶池上,杀阡陌昏睡前送上的那个吻,左臂的绝情池水疤痕隐隐有些发作,他执杯的手颤了颤,闭上了眼。

他无法忽视那些为她付出过的人,那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从前自己的无能与过错,因为经历过那样焚天灭地的痛楚,此时才会变得如此惊慌害怕。他小心翼翼将她握在手里,太紧,怕她想起了对他的恨,决然而去。太松,又无法坐视她身边永不缺少的那些或爱或慕的眼神。

花千骨显然没注意到白子画此时的复杂心绪,杀阡陌这样搂着她,她真的尴尬了,拼力推推杀阡陌的胸膛,小声道,“杀姐姐,不要靠这么近。”这样子真的不太好。

杀阡陌唇靠向她耳边喃喃道,“姐姐可是在帮你,不让他难受些,你怎么能成功吞了他?”

他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白子画身上那种出俗离尘的气息,哪里像成过亲的样子。

小脸刷的红了起来,呜,连杀阡陌都看出了其中的问题,她必须要加把力,不能再拖了……师父太过高洁傲岸,她只好自食其力创造机会。

“再……再抱紧点。”声音细小如蚊蚋。

杀阡陌顿时黑线。

 

宴席开至傍晚,花千骨已醉得不成样子,抱着桃子不停说梦话,白子画抱她回绝情殿,安置在床上,开始动手解她的外衣,手法已是相当熟练。花千骨醉眼迷离的偷偷瞄他,见烛光下他精致如天人的面庞,如玉般修长的手在她衣带上滑过,花千骨咽了咽口水,顿觉脸下发热,怕被白子画看出端倪,急忙偏过头。白子画帮她脱下外衣,又脱下鞋袜,静静看着床上的小人儿,静默了片刻,终于低低唤道,“小骨。”

“嗯?”花千骨模糊地咕哝了一声。

“以后不要再跳舞了。”虽然看得出来她玩得很开心,杀阡陌不愧是逍遥六界的魔君,一曲舞带起了整个宴会的气氛,许多神仙放下了平日端着的架子,在瑶池好好酣畅淋漓的扭摆了一番。

可他会很不放心,他不喜欢看她为其他人事专注的样子。

花千骨心中一动,问道,“为什么?”

白子画皱皱眉,想了想,轻道,“你身体刚好……”

花千骨泄了气,就知道师父会这么说!不由有些委屈,平日看小月与落十一,浓情蜜意得能酸死人,她的神仙师父却一直像师父一样对她敦敦教导。她其实并不在意违背两年的赌约,那些小尊严小面子哪里有师父重要。她只是在意师父是因为她“要”才会和她亲近,那会让她觉得,是自己在拿情意道理强迫他。

花千骨有些难受,看着他不辨神色的面容,突然觉得他离自己有些遥远,她什么都不要,只要有他就好。当他上慈下孝的好徒儿亦或是当他的娘子,她都愿意。她只是不喜欢总是猜测他飘渺而让人捉摸不透的思绪,这让她有了很深的挫败感。

花千骨紧紧闭上了眼,幽若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师父太过清高寡欲,不会主动走出第一步。往日闹到那般山崩地裂的地步,也是因为他总是自以为正确的用天下大义压她,从来不肯正视自己的心,不肯听听她心里的话。

感受到白子画的手抚上她脸颊,花千骨轻轻握住,在脸颊上摩挲,白子画心中一紧,欲抽回手,声音也了些起伏,“小骨,别闹。”

花千骨抓着他的手不放开,心中暗暗下了决定,不怕不怕!呼气,吸气,再呼气,花千骨连抬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么做师父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不理她?会不会对她失望?花千骨的心跳得如同小鼓一般。

白子画见她闭着眼,抱着他的手不放,因为饮了些酒,她的脸颊微微泛红,玉色肌肤在烛光的晕染下更显得娇柔而绝美,不知怎的,欲抽回的手顿了下来。

心中一股从未有过的安详宁静急涌了出来,这么多年,经历了太多撕心裂肺,此刻她就在他眼前,充实着他的整颗心,他们之间还有无数个以后,还有以后就好……

他坚信她对他的爱,却也明白经历过这样多的世事变迁后,她的心中有许多人与事放不下,他没有办法强求她,因为那本来就是他的错。白子画想了想,不如要个孩子。若是有个孩子,她与他之间的牵绊便会更深,她便不会离开他。

既是想通了,一向淡漠的唇角竟不由带出丝笑意,缓缓俯□,欲印上她的唇,他不再等下去了……

花千骨闭着眼,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在他的脸离她只有咫尺之距的时候,花千骨终于鼓起了胆子,轻轻唤了一声,“墨冰……”

贪婪殿里,糖宝正挂在落十一身上任他喂着葡萄,糖宝的肚量相当大,落十一仔细包好了送到她嘴边(www.sIANDian.com 【闪\点】必威手机APP网),她一口一个,吃的兴致勃勃。

一个不妨,糖宝的小嘴巴又往他脸上凑来,落十一被偷亲成功,脸颊红了红,经过这些日子,却也淡定了。

“十一师兄,我想骨头妈妈。”糖宝抱着他的脖子摇啊摇,经过这些天落十一的不断努力,糖宝终于不再人前人后帅哥帅哥的叫个不停了。

落十一含笑,“糖宝乖,明日我们去绝情殿看你骨头妈妈好不好。”

糖宝不满的嘟起嘴,“人家要现在看。”

落十一纠结了,看看天色,都这么晚了,且不说真去绝情殿,就是微观于花千骨都是极为失礼的。

糖宝闪烁着大眼睛,一片眼泪汪汪,“十一师兄不疼我了,糖宝不活了……”

“别哭别哭。”落十一整颗心都快被揪疼了,拿起手帕极温柔的擦干糖宝的泪水,哎,失礼就失礼吧,方正花千骨大概早已睡了,尊上一定照旧是睡在隔壁,只是让糖宝看一眼,应该无妨。

于是念决唤出玄光镜,镜中一片漆黑,咦?落十一摸不到头脑,又拉近一些,将声音也调了出来,只听猛的一声痛苦的尖叫,夹杂着哭腔,“呜啊!呜…师父,小骨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开我……啊!”

落十一猛地反应了过来,急忙刷的关上了玄光镜,顿觉无比尴尬,呼呼,幸好尊上正在分心未发现,否则他早成飞灰了。

糖宝根本什么都没看到,只听到骨头妈妈的惨叫,不由苦着小脸问,“骨头妈妈怎么了?”

“嘘。”落十一含笑止住她的话,一边拿起手边的葡萄继续包,呵呵,这样也好,若是能早些生下个小师妹便更好了,长留又可以热闹一些了。

一手将葡萄塞进糖宝的小嘴里,笑道,“糖宝,我想要一个小师妹很久了。”

小虫子委屈道,“糖宝不是你的师妹吗?”

落十一温柔的擦了擦她唇角的残渍,声音无比柔软,“我可从未将你当做师妹的。”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